官员“雅贪腐”盛行:收百万玉石 打麻将只赢钱

  《新闻1+1》

  ——倪发科:穿上“高雅马甲”的贪腐!

  (节目导视)

  解说:

  痴迷玉石,疯狂索贿,受贿总额中竟然近八成是玉石。中纪委监察部网站发布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违纪违法案件剖析。

  玉不离手,赏玉、斗玉,他公开展示自己的爱好。一块玉上万、几十万,一次就挑选了总价达350万元的玉石,这是什么样的爱好?这是什么样的交易?《新闻1+1》今日关注:倪发科“爱玉”别变成“贪欲”。

  主持人 白岩松:

  您好观众朋友,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《新闻1+1》。

  从2013年一直到现在,反贪是一个持续保有热度的关键词。仔细看,其实反贪挺不容易的,因为既需要勇气,也需要力量,同时还需要技术,而且绝对是一个高技术含量的活。为什么要强调技术呢?来,我们看看昨天中纪委网站,还有中国纪检监察报,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违纪违法案件剖析,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,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,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。玉石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够去弄明白,这里的技术含量太高了,有的是玩了很多年的人,都无法进行准确的定价,想想抓这样的大老虎,你得明白他究竟在整个贪腐的过程中价值是多少,而且还要把它做实,这技术含量还不高呢?来,今天我们就一起去看看倪发科在玉石背后的欲望。

  解说:

  “安徽原副省长倪发科违纪违法案件剖析”,这篇来自中国纪检监察报的报道昨天一出现在中纪委监察部网站,就迅速引发了舆论关注。该报道称,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,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,其收受大量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。去年9月底,倪发科受到开除党籍、开除公职处分,其涉嫌犯罪问题,移交司法机关处理。收受大量玉石,占受贿总额近八成,这应该是倪发科受贿案中最引起外界关注的部分。“玉石是身份的象征,集文化艺术价值、现实价值和收藏价值为一体。玉能养人,人能养玉,经常与玉接触,能促进玉与人的物质交换。”一说起玉石,倪发科就会顿感精神,眼睛发光。而他对玉石的喜爱显然不仅仅局限在嘴上说说,根据报道,倪发科在2008年担任安徽省副省长后,本是分管国土资源工作,但他未经组织审批同意,就擅自担任了安徽省珠宝协会的名誉会长。从此,对玉石的痴迷一发不可收拾,甚至到了疯狂的地步。从报道披露的很多细节我们可见一斑。例如他看电视、看书,玉不离手,每到周末,会把喜欢的玉石、玉器铺开,一件件欣赏。此外,倪发科还喜欢斗玉,常约上几个玩家,各带几块好玉一起欣赏,比比谁的玉好。而如此忠情于玉的倪发科,显然也知道其中的价值。有了这种爱好,并且对外界不断地显示,那些有求于他的人自然就会投其所好,为倪发科的爱好买单。而倪发科明知玉石价值不菲,却照收不误,对好的和田玉更是来者不拒。而除了玉石玉器,对于字画倪发科也喜欢。这种权钱交易他心知肚明,但是他认为“玉石、字画比现金高雅、文明、隐蔽,披上爱好的外衣,应该能掩人耳目。玉石无价,无法认定。懂得人知道你有这爱好,不懂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价钱。”

  倪发科,1954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工人家庭,他从下乡知青、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班长干起,一步步走上副省长的岗位,和很多官员的贪腐之路一样,倪发科称,他也是后来感到自己年龄大了,快到点了,提拔没有希望了,由此将重心从工作转移到为退下来的生活做准备。他说“过去几十年是为别人活的,现在到了该为自己活一把的时候了。”现在,肠子都悔青了,如果人生可以重来,我决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”。这就是倪发科,他的忏悔也并不新鲜。

  主持人:

  很多年前,媒体会关注一个59岁现象,那就是说60岁快退休了,很多人坚守了大半辈子,但是到这个时候猛捞,倪发科可不是59才捞,只不过59倒下了。今年按理说应该是他60岁的生日。这个人不傻,甚至说是相当聪明,但是他聪明反被聪明误,因为他不是大聪明,是小聪明,聪明在哪儿呢?因为他给自己的贪腐披上了高雅的外套,或者说穿上了这样的马甲,他不是大范围的去拿现钱,而是玩高雅艺术,玩玉,但是这里其实深着呢,你看看他的心里话,他是这么说的,同样是昨天中纪委监察部的网站相关报道,倪发科认为“玉石、字画比现金高雅、文明、隐蔽,披上爱好的外衣能能掩人耳目,玉石、字画物小价高,保值增值,易保管,易隐蔽,即便被人发现,玉石无价,无法认定。懂得人知道你有这爱好,不懂的人也不知道什么价钱。”你看他是认真的想过很多很多,但是他没在那收手,因为他贪。针对他这样的心里话,我们接下来马上连线专家,北京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。李主任您好。您怎么看待这次在中纪委网站上公布了这样的案例的时候,是穿上了高雅贪腐的马甲的贪腐案?

  李成言: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9949qp.com/shoujimajiang/20190101/482.html